【虚拟人生】(0-2)作者:不详
               虚拟人生


字数:1.4万

                ●出世

  「哇……」

  一声响亮的啼哭,一个婴儿呱呱坠地。爸爸冲进产房,双手颤抖地从护士小姐怀里接过小宝宝。有小鸡鸡,是个男孩!爸爸满心的快乐几乎要爆炸了。病床上虚弱的妈妈也忘记了痛楚,甜蜜地看着丈夫和几分钟前还在她的子宫里蠕动的儿子……

  一个电话把喜讯传回家,那儿一片欢腾。小宝宝的大姨、大姨夫、二姨、二姨夫、三姨、小姨、大姑妈、二姑妈……人人心里都乐开了花(好大一个家族啊)。其中七、八个小女孩更是开心得又叫又跳,她们将会多出一个小弟弟,那该多好玩啊!

  她们中最大的那个手舞足蹈尤其高兴,她是刚出世的小男孩的亲姐姐,八岁了,已经初步明白一个弟弟对整个家族的意义。最小的那个也在懵懵懂懂地笑,不过她是被大人传泄的。她也是那个小男孩的姐姐,才两岁半,刚刚学会走路。
  其他蹦蹦跳跳的小女孩都是小男孩的表姐堂姐。

  全家祭祖,喜气洋洋地摆宴席收红包,亲朋好友贺词如潮。

  宾客甲端详了小孩一番道:「这孩子天庭饱满骨格清奇,他日必有不凡造化。」
  宾客乙惊叹道:「哇!好大的耳朵。这家伙福泽深厚是跑也跑不掉的了。」
  宾客丙:「你们看你们看,他眉心有粒小红痣,这是桃花痣啊!他长大了若没有一番风流奇缘,我把自己名字倒过来写……」

  爸爸给孩子取名未遂,因为出主意的人太多。大家只有先喊他阿囟。孩子开始总是哇哇大哭,结果每日被十几双玉臂轮流爱抚,或拍或摇,或拧小脸,或捏鼻子,渐渐的不哭了,一双漆黑的眼珠滴溜溜地乱转,看着自己的妈妈、姐姐、阿姨、姑姑、表姐、堂姐……他笑了,笑得好开心、好灿烂。莫非他看到了自己未来的幸福?

                ●二岁

  阿囟会说话了。说的第一句话是:「妈妈……奶……」

  他妈妈立刻答应他的请求,将乳头塞进他嘴里。

  会走路了,摇摇晃晃一碰就倒,十岁的姐姐小晴小心翼翼地在边上看着,四岁的姐姐小雨却时不时过来推他一把。小晴连忙笑着把小雨赶走,从地上扶起他来。

  在十四岁小姨陈秀岚的力荐下,再经全家反覆研究,他终于有了大名:李天乐。

                ●三岁

  阿乐的步履已颇为矫健,逢人就笑,人见人爱。

  大姨夫病逝。大姨妈伤痛之馀,决心不再嫁,独立拉扯一对孪生女儿圆圆和平平。

  妈妈开始教他认字、背唐诗、学加减法。小家伙极聪明,从来不要人教第二遍。爸妈喜上眉梢,众人无不称异。

  仍未断奶,每日要含着妈妈的奶头才能入睡。

                ●四岁

  有胆有识,初露峥嵘,敢把爸爸心爱的金鱼拿到花盆里晒太阳。常常一口咬住妈妈的奶头不放,急得妈妈直敲他的头。在姐姐小雨面前再也不逆来顺受,而是有招接招,防守反击。大胜而归便罢,打输了便向大姐小晴哭诉,小晴总把小雨训上一顿。

  腹内已有上百汉字、数百诗词,一百之内的加减法得出答案不超过三秒,李家「神童」之名不胫而走。

  二姨陈秀蓉又添了一个小女儿。取名可儿(这个家族的人真晦气,生的几乎全是女儿,估计是祖宅风水不好),妈妈早就没奶水了,被他吵闹不过,只有给他请了个奶妈。

  他的大姑夫被人发现在外面养了个二房,大姑妈愤然与之离婚,法院判八岁的女儿阿兰归她抚养。

                ●六岁

  已显英雄本色。开始有意识地对众多姨妈姑妈进行性骚扰。通常是甜甜的叫一声,一头扑进人家怀里,涎着脸说:「我要吃。」

  大家习惯了他这一套,通常是笑骂几声,然后解开衣服满足他。他一边吮得砸砸有声,一边顺手揉捏另外一个,仍然只是招来几声笑骂。到后来,她们和他独处时往往主动掏出乳房放到他嘴里。他是整个家族里唯一的香火继承人,她们由衷地喜爱这个孩子。

  他的魔手不止伸向家人。三姨有一次偷偷地把他带到大学宿舍里睡觉,喂他吃奶时不幸被她的女同学发现。这头小色狼一不做二不休,一夜之间钻遍了该宿舍六个女生的背窝,吃了十二只大大小小的乳头。

  小姑妈李佳结婚了,丈夫是个海员。

  三姨陈秀均大学毕业,留校任教。

                ●八岁

  他已上小学三年级,越长越帅,每次考试必拿第一。不过家里人都已看出一件事,这小子是个不折不扣的小色魔。六岁还不愿断奶,视一切盒装袋装牛奶如粪土,非趴在人家的胸口直接吸不可,吸不出来也无所谓,其意不在奶水而在奶子本身。同时双手乱抓,以掀女生裙子为乐。

  小姑妈李佳的婚礼上,妈妈和大姑李萍忙着为小姑妈上妆,他却掀开小姑的婚纱,大叫一声:「小姑,你是不是处女?」

  妈妈几乎晕倒,小姑李佳红着脸打了他一拳。

  长辈们也都习以为常了,经常逗他,比如:

  「阿乐,晚上到二姨家吃饭去。二姨的奶子又痒了,你过来抓啊!」

  「喂,阿乐,跟三姨到学校去,三姨给你介绍一个大胸脯的姐姐。」

  「阿乐,小姑对你那么好,你居然在小姑的婚礼上让小姑没面子,哼,以后你再也没奶吃了。」

  妈妈对他也无可奈何,想管教管教吧,首先有爸爸护着。这位老爸总是得意洋洋的向其他人吹嘘「我儿子是个天生情种,像我!」或者「我儿子有灵气!像贾宝玉!」。他沾儿子的光,每每能饱览自己亲姐妹和众多小姨子的乳房,其乐融融,故而始终心存感激。

  其次,姨妈姑妈们也不准妈妈对阿乐施暴。她们经常警告她:「孩子不是你一个人的。他是我们全家的希望!」

  但当妈妈有一天发现,这小子居然对十六岁的姐姐小晴隆起的胸部也大施怪手,她实在受不了了,一顿痛斥外加不给吃中饭让阿乐终于掉下了悔恨的眼泪。但当天下午阿乐就被小姨带到了三姨的学校里,在两个小时内吃了三顿鸡翅膀,外带一顿豆腐。

  到了晚间,小晴偷偷地跑到阿乐的房间安慰他,主动撩起校服,将他的手牵在自己发育中的柔嫩乳房上。到了这时,妈妈的一番教子之功彻底付之东流了。
             (一)小晴的教程

  当晚,小晴没有回房,是和阿乐一块睡的。这个美少女高中生是看着阿乐长大的,对这个弟弟有说不出的疼爱。两人关了灯躲在被窝里聊天,阿乐把玩着姐姐的小乳房。

  阿乐玩了一会有点腻了,手突然伸进姐姐的内裤里,他想感受一下姐姐滑腻的小腹。正在小晴犹豫着要不要制止他时,他碰到了姐姐的一丛柔软的体毛,他惊叫起来:「大姐,你下面长毛耶!」

  这头小色狼虽然已经见识过很多丰乳和嫩乳,但对成年女人的下体构造依然一无所知,当然这只是个时间问题。

  小晴羞不可抑,赶快拉住他的手,轻笑道:「小坏蛋,那儿本来就是要长毛的。你以为你以后不长啊?」

  「大姐,你摸摸我的,为什么我现在没有?」

  「去去去,我才不摸呢……那是阴毛。你没有是因为还没长大啊!」小晴感觉自己居然对弟弟说这个,在黑暗中脸色发烫。

  阿乐发现了一个前所未闻的新世界,精神大振,继续抚弄着那些柔丝,并且突破姐姐的阻挡,一路往下,按住了那个微微凸起的蜜桃。随小晴身体的扭动,有两片嫩肉在手掌中擦来擦去,他好奇地捏住其中的一片,问:「大姐,这又是什么?」

  「阴唇……傻瓜,别问了!」小晴一不小心被他侵入少女禁地,已是后悔不迭,哪还经得住他东问西问。她想把弟弟的手从那儿移开,努力了几次都无功而返,阿乐对那儿兴趣太大了。

  小晴忍不住问:「你经常和阿姨姑姑一起睡,没碰到过她们下面?」

  「我只敢摸她们的奶,别的不敢乱动……三姨有天晚上我碰过的,但隔着内裤呢!我摸了几下她直喘气,好奇怪的样子,吓得我不敢摸了。小姨最好讲话,那天我跟她说好想摸摸她下面,但她就是不同意,说那几天不干净,以后一定让我摸。」

  听得小晴在黑暗中面露微笑。

  她放开阿乐的手,任它在自己的大腿间游移,伸臂搂住阿乐甜甜的说:「还是姐姐对你最好。」

  阿乐同意。他受尽万千宠爱,但从小到大都从未责骂他半句的,只有这个姐姐小晴。现在,亲爱的姐姐又开放了自己的身体让自己探索。他继续狎玩姐姐大腿内侧的那两片嫩肉,姐姐不说话,喘息声却急促起来,身体也微微颤抖。姐姐刚才说了那叫「阴唇」,果然和人的嘴唇有点像,他摸索着拨开它们,中指和食指伸了进去。

  小晴一声惊呼,又飞快抓住他的手,颤声说道:「别……别放进去。」
  他不管,手指仍然在那裂缝中轻轻扣弄,湿湿的、滑滑的,指间像是沾满了粘液。忽然,他的手指触到一粒小豆豆,他调皮地摁了一下,姐姐立刻打了一个哆嗦。

  「求求你阿乐,别摸了。」小晴忍不住出声哀求。

  她在家是乖乖女,在校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,哪里受到过这样的刺激。让阿乐啜吸自己小小的乳头大半是出于怜爱,小半却也是给自己带来享受,但那点享受已经让她忐忑不安了。可现在,弟弟居然在抠弄自己的蜜穴,还用力按……那粒小豆豆,那可是一个女孩子最隐秘的东西。

  她的手掌无力的抓住阿乐的手,却阻止不了他手指的淫秽动作。疼痛、羞耻和快感潮水般从私处卷来,身子飘飘荡荡不知到了哪里,她不由发出了一声长长的甜美的呻吟……

  阿乐没有理会姐姐的请求,继续爱抚姐姐的裂缝和里面的小豆豆。几周前当他留宿在三姨的宿舍,把手掌贴住三姨的内裤摩擦时,三姨咬着嘴唇还是发出了「呜呜」的声音,把他吓了一跳。三姨水汪汪的眼睛嗔视着他,还在他的手上狠狠拧了一下,他只好缩到三姨的怀里老老实实睡觉。现在,耳边又响起了那种熟悉的声音,这声音如此奇妙,阿乐决心把事情搞清楚。

  那声音却消失了,空气中只弥满了小晴粗重的呼吸。阿乐搬过姐姐的头,在窗帘透过的隐约光线中,看到姐姐双目紧闭,嘴巴难受地咬住一条枕巾。而在下面的手指触及处,姐姐柔软的腔壁越来越湿热,双腿也越夹越紧,最后在被窝里不停绞动。

  阿乐觉得事情变得很好玩,他自己的身体也有一些变化,一种奇妙的感觉流过全身,迷迷糊糊的分不清是难受还是舒服。但这种感觉似乎也……挺不错的。
  他加紧了手指的搅动,朝那个小豆豆按一下,再按一下……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」姐姐再次叫出声来,接着身子剧烈颤抖,从阿乐的手指边喷出一股浓浓的东西。

  阿乐惊慌地抽回手指:「大姐,你怎么了?」

  小晴把脸藏进枕头里,不说话光喘气,只伸出手臂紧紧搂住阿乐。

  几分钟后,小晴把台灯打开,让阿乐从床上起来,默不作声的换了条床单。
  阿乐发现换下来的床单上有一大滩湿淋淋的痕迹,姐姐的小碎花内衣上也湿了一片。再看看自己手指,粘粘的,还缠着一根长长的、亮晶晶的丝线,还有……血迹!

  「我回房一下,你也去洗洗手。」小晴低声说。

  灯灭了,姐弟俩很快又回到了床上。阿乐轻轻抚弄小晴尖尖的乳房,凑过去把脸贴在上面。他突然抬起头来,说:「大姐,对不起。」

  小晴把他的头又靠回自己胸前:「没关系的,傻弟弟。」

  阿乐困惑地说:「可是,倒底是怎么回事呢?」

  小晴暗自叹了口气。下体仍在发痛,难道自己的那层薄膜被这个捣蛋鬼弄破了?现在他又来问这种问题。好吧,就让姐姐告诉你吧:「阿乐,姐姐给你上堂课……」

  声音越来越低,渐不可闻。我们不知道她都说了些什么,但半个小时后,阿乐明白了很多事情。

  「怪不得我上次看见爸爸压在妈妈身上,两个人一起哼哼,这就是你说的做爱了。」

  「对……你怎么看见的?」

  「他们大白天做的,门都没关紧,留了条缝。我看见了,小雨也看见了。我问小雨他们在干嘛?小雨说如果我请她吃冰琪淋她就告诉我。哼,我才不会请她呢!还有上次我跟大姨一块睡,她以为我睡着了,自己摸自己下面,哼的声音和你刚才一样。」

  「阿乐,以后碰到这样的事别乱问,有什么不懂的来问我。知道了吗?」
  「好的,姐姐……姐姐,我想……想……看看你下面。」

  多么过份的请求啊!小晴皱起了眉头。但她很快就做出了决定,当他的启蒙老师就当到底吧!

  灯又亮了,但小晴把它旋得很暗,还小心地在上面罩上一个毛毯,这种教育千万不能够惊动家人。在阿乐紧张的注视中,小晴褪下了刚换上的内裤,分开双腿,微笑着说:「看清楚点。」

  圆鼓鼓的肉丘,上面覆着一丛可爱的卷曲黑毛,两片暗红的蜜瓣垂在一起。
  阿乐看得口干舌燥,一颗心砰砰乱跳。

  小晴的纤细手指揪住自己那丛黑毛,对阿乐说:「这就是阴毛。人到十三、四岁就会长出来,你也一样……哎呀,你要死啦!」

  是阿乐拉住其中一根拔了一下。

  小晴嗔怒地看了阿乐一眼,又指着那两片蜜唇道:「这就是刚才摸了半天的阴唇。」

  它们贴在一起,她用手指将它们分开,鲜红的腔壁呈现在阿乐面前,里面沾着发亮的粘液。阿乐很快找到了刚才那颗小豆豆,此刻被透明的蜜水滋润,它更像一粒美丽的珍珠,阿乐忍不住又伸出手指碰碰。

  小晴没有阻拦,微笑道:「这叫阴蒂,每个女生都有的,你要想折磨一个女孩子,你就按这儿。」

  阿乐吓了一跳,讪讪地缩手。

  「再往里是处女膜,是女孩子最宝贵的东西……刚才我的说不定已被你搞破了。」

  阿乐歉疚地看看着姐姐,小晴忽然板起脸道:「我现在是你的人了,你要负责任哦!」

  「啊?」

  看到阿乐目瞪口呆的样子,小晴「噗哧」一笑。

  所有的声音都沉寂下去,阿乐已经熟睡很久了,他要到很久之后才能体会这个夜晚的美妙滋味。小晴却睁大眼睛看着黑暗的天花板,她睡不着,她在想:要是这个调皮的弟弟以后还要,自己怎么办呢?

  小晴晨五点偷偷地回房,吃早餐时遇到阿乐,想起昨晚的荒唐禁不住双颊飞红。阿乐却笑嘻嘻的像什么都没发生过,只在大家都没注意的时候冲小晴眨了眨眼睛。小晴嫣然一笑,心想这小子还挺机灵。

  这个夜晚就这样成了姐弟之间的一个小秘密,只有在他们偶尔交换的一个亲密眼神中,才隐约能透出一点端倪。

             (二)和小姨谈恋爱

  「铃铃铃……」

  放学铃一拉响,孩子们立刻像小鸟一样飞出教室。阿乐背着大书包,站在校园的路上东张西望,他在等二姐小雨一同回家。他们在同一所小学,阿乐上三年级,小雨上五年级,平时都是结伴回家。

  「阿乐,阿乐!」远远的有人喊。

  阿乐跑过去一看,是小雨的同学周丽丽:「小雨到白老师家上钢琴课去了,她叫你先回去。」

  小雨去学钢琴?她应该去学虎鹤双形,或者学大力水手吃菠菜!阿乐在心里嘀咕。

  小雨和他在家里是一对冤家对头。三天一小打,五天一大打,常常掀起腥风血雨,不过每次都是阿乐惨遭涂炭。以前他打输了就去找小晴或者妈妈告状,最近玩了几次《街头霸王》,又看了不少武侠卡通书,觉得技击本来就有赢有输,告状这种事情好没男儿气概,因此最近几次都是打落牙和血吞,冲小雨一抱拳:「在下学艺不精,明日再来领教。」

  小雨哈哈大笑,俩人和好如初。

  这样一个二姐和钢琴有什么关系?哼!阿乐只好独自向校门走去。

  白裙一闪,一个人影从树后跳出来,一把将阿乐抱了起来。阿乐吓一跳,然后就看到一个年轻女孩的灿烂笑脸。

  「小姨!」阿乐开心地搂住她的脖子。

  「有没有吓着你?」

  「没有,我都做好准备了。如果你是坏人,我左拳一招」黑风贯耳「打你太阳穴,右拳一招」力劈华山「打你百会穴。」阿乐比划着给她看。小姨陈秀岚笑得抱不动阿乐了,把他放下来。

  「咦,小雨呢?」

  「学钢琴去了。小姨,你怎么在这儿?」

  「请你们这对黑风双煞吃饭啊!」陈秀岚笑吟吟地说。阿乐和小雨合称黑风双煞是爸爸的主意,他说两人在床上打得地动山摇,得有个响亮的江湖字号。
  「铁尸学钢琴去了,我只好请铜尸吃饭了。」陈秀岚亲热的拉住阿乐的手往前走。

  小姨陈秀岚一年前考上三姨任教的那所大学中文系。她是一个漂亮开朗的女孩子,特别爱笑,笑起来就像摇响了一串铃铛,眉毛眼睛都成了弯弯的小月牙。
  在这样的女孩面前,最悲伤的人也会愉快起来。

  她是几个阿姨、姑姑中和阿乐交情最好的一个,可能是他们的年龄差距最小吧。八岁的阿乐正值童真年代,大学一年级的秀岚童心未泯,两人在一起玩得都很痛快。阿乐喜欢小姨,小姨也顶疼阿乐。如果大家还没忘记,上次阿乐调戏小晴被妈妈罚不准吃饭,就是秀岚第一个冲到他家接走阿乐,到他三姨那儿大吃特吃的。

  「你吃慢点,小雨不在,没人跟你抢……喝口水吧!」秀岚把一杯橙汁推给埋头吃炸鸡的阿乐面前。

  阿乐嘴里塞满了鸡肉,含含糊糊地说:「小姨,为什么我们不到三姨那儿去吃饭?」

  秀岚立刻露出顽皮的笑容。「你三姨刚交了一个男朋友你知不知道?」
  「我听妈妈说过,但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?」

  「傻瓜,我们去会打扰人家的。」

  「吃饭而已嘛。他们难道吃饭的时候都在干……干坏事?」

  陈秀岚红着脸打了阿乐一下:「胡说八道,男女在一起难道只干坏事?他们要谈情说爱的呀!」

  「什么是谈情说爱?」阿乐有点迷惑,他的性知识已颇为丰富,但对男女间性爱之外的两情相悦暂时还无法体会。

  秀岚笑嘻嘻地给他解释:「就是爱情啊!你看,一个男人爱上一个女人,这个女人也同样爱着那个男人,他们都愿意为对方做任何事情。当他们在一起时,他们要把自己的感觉向对方表达出来,这就是谈情说爱。只有当这种表达进行过很多次后,他们才能……才能干坏事。」

  阿乐似懂非懂地点点头。

  秀岚又补充道:「这种表达有时很费劲的。你喜欢上了一个女生,就要想方设法让她明白你的心意,并且还要努力让她接受你的爱,这就是男追女,反过来是女追男。追上了才能结婚、生子、干坏事。否则就是流氓了。」

  秀岚说到这里吐了一下舌头。

  看着小姨甜甜的笑容,阿乐心头还是一阵迷糊,他想:「爱情……」

  他突然大叫一声:「我明白了!」

  然后低声说:「我和阿姨、姑姑没有爱情就乱摸你们的乳房,我是个流氓。」
  阿乐那句话甫一出口,秀岚就笑得喷出一口橙汁,心想这个阿乐真会举一反三!她立刻对阿乐的想法表示赞同,说:「对啊,你不是流氓谁是流氓?只有流氓才老摸自己姑姑、阿姨还有亲姐姐的乳房。不过你这个小流氓很有反省精神,是个很不错的流氓嘛!」

  结果阿乐当时的表情又让她笑了十几分钟。

  去学校的路上,陈秀岚背起阿乐的大书包,诘诘呱呱说起自己在大学里的趣事,阿乐却闷声不说话,若有所思,一副很深沉的模样。陈秀岚停住脚步,一双明亮的眼睛看着阿乐,柔声说:「你怎么了?小姨刚才跟你开玩笑的,你别当真呀!我们让你摸是自愿的,你要是流氓,小姨不也是流氓了吗?」

  阿乐垂下眼帘,忽然轻声问道:「小姨,你有男朋友吗?」

  秀岚马上高兴起来,笑道:「小姨这么漂亮怎么会没男朋友?有一大堆呢!通通招之即来挥之即去,像跟屁虫一样。」

  然后她发现阿乐又不说话了。心想:这孩子怎么了?没事,等会用胸部哄哄他就好了。想到这里,一丝羞涩涌上少女的心头。

  「小姨,我们到那个公园里去坐坐吧!」快到学校门口时,阿乐忽然对秀岚说。

  秀岚一怔,立刻想到这家伙狡猾狡猾的,想吃豆腐怕学校人多不方便,因此要捡个僻静无人的所在,当下含笑答应。

  那是个废弃多年的荒园,只有一片树林、几面草坡和一个冷清清的湖。这个黄昏时分,不会有多少人来。两人在湖边的一面软软的草坡上坐下,落日将湖水照得金光闪闪,大片大片的晚风从湖面上掠过,周围没有一个人影。

  这是他们两个人的黄昏。

  看着树林、湖光、草色,还有草地上零星开放的五颜六色的小花,秀岚心中赞叹,这个阿乐真会选地方。她微笑地看着这个小外甥,忍不住伸手将他揽在怀里。这个小坏蛋会解开自己的上衣,粗暴的抓住自己的乳房一寸寸品尝,小姨会满足你的,作为对你的审美眼光的奖赏。你会不会像上次那样,把自己的乳头咬得痛好几天呢?或者从书包里拿出铅笔,在自己的乳房上写字?想起阿乐吃饭时诚恳的自我评价,秀岚「格格」笑出声来。

  阿乐却挣开秀岚的怀抱,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她,表情温柔而又有点悲伤。秀岚被他看得有点奇怪,问:「怎么啦?阿乐。」

  「小姨,闭上眼睛。」阿乐的声音有些颤抖。

  搞什么鬼,解自己的衣服还不肯让自己看见?秀岚不解的闭上眼睛。

  这一闭就是好几分钟,阿乐居然没来轻薄自己,草地上传来「悉悉索索」的响动。

  「好了没有?阿乐。」秀岚有点不耐烦了。

  「小姨,再等一分钟。」

  咦?

  阿乐的声音怎么在十米外?

  「好了,小姨,睁开眼睛吧!」等待终于结束了,秀岚如蒙大赦的睁开眼,只觉得眼前一亮,然后就楞住了。阿乐捧着一大丛野花的手向她伸来,花是刚刚摘下的,白色、蓝色、黄色、紫色,在夕照中闪烁着缤纷柔美的光泽。

  「我在十分钟内采光了这面草坡上所有的花……送给你,小姨。」

  「谢谢你阿乐,小姨收下了。可是你为什么要送花给小姨呢?」秀岚接过花柔声问。

  「因为我想追求小姨,做小姨的男朋友。」

  秀岚满脸红晕,张大了嘴说不出话来。阿乐爱的告白还在继续:「在街上我看到花店就想买玫瑰送给小姨,但我的零用钱不够。我知道这里长了很多花,就把小姨带到这儿来了……」

  一丝笑意溜上了秀岚的嘴角,但她看到阿乐认认真真的样子,又拼命把它缩了回去。

  「……从我记事时起我就喜欢小姨,我爱看小姨笑起来的样子,爱听小姨唱歌讲故事,和小姨在一起我觉得特别开心……小姨,我爱你!你接受我对你的爱吗?」

  秀岚咬着下唇看着阿乐不说话。事情发生得太快,她有点手足无措。阿乐才八岁多,自己都快到二十了,又是他的小姨,他怎么会有……这样古怪的念头?
  正是下午六点多钟。落日熔金,湖面漾起微波。风景可真不错,就是这件事太荒唐了,秀岚心想。眼前这个有着漂亮美眉、鲜红的脸颊和黑漆漆的大眼睛的八岁小男孩,正乞求地望着自己,等待自己答应做他的女朋友。她忽然觉得全身暖洋洋的非常舒服,手中的一捧草花沁出淡淡香气,透进心头化作一阵一阵甜蜜的滋味。

  八岁的小外甥向我求爱,我怎么会感到如此快乐?她困惑地问自己。

  「我就知道我年纪太小,小姨不会答应的。」秀岚不说话老是笑,阿乐以为求爱失败,都快哭出来了。

  秀岚看看天边熊熊燃烧的金色晚霞,深深地吸口气,然后做出了一个决定,她对自己所做的这个决定都感到奇怪。秀岚把手伸向阿乐,低声说:「阿乐,爱小姨吧,现在小姨是你的女朋友了。」

  小姨的乳头比姐姐小晴的大,颜色也略深,乳房的形状也不一样。小晴是尖尖的,握在手里像一对温顺可爱的小鸟;小姨却是两座丰满的山峰,任何一座山峰他的小手都罩不过来。但有一点是相同的,它们都非常柔软,可以在阿乐的手掌中任意起伏,变换成各种奇奇怪怪的形状。而且在他的爱抚下,乳晕会悄悄扩散,乳头也一点点变大、变硬。

  太阳下山了,天色渐渐暗下去,碧幽幽的湖水罩了一层寒烟。小姨的乳房暴露在晚风中,表面起了一层密密的白色小疙瘩。别把小姨冻着了,阿乐亲了亲小姨硬硬的乳头,将她的浅蓝色T恤衫拉下来穿好。

  然后他抬起头来,发现小姨正凝视自己,嘴角依然露出甜甜的笑意,明亮的眼睛却射出一丝羞怯的光芒。这种眼神是自己以前爱抚小姨时从未有过的,美丽的小姨真的把自己当成男友了,一阵巨大的幸福袭来,阿乐的心灵剧烈颤抖。他闭上眼睛大叫一声,重新倒在小姨的怀里。

  一双手臂将他的身子斜抱起来,两片柔软的嘴唇轻轻落在他的额头上、眼睛上、嘴上。小姨在吻他,这些吻像一支甜美的催眠曲围绕着阿乐,让他不想睁开眼睛。

  「我爱你,小姨。」阿乐迷迷糊糊的说。

  「我也爱你,小宝贝。」小姨的声音近在咫尺,但和她身体的淡淡气息混合在一起,又像是远在缥缈的云端。

  小姨柔美的声音继续在耳边回旋:「阿乐,小姨答应做你的女朋友。但你也要答应小姨几件事。第一,你不能影响学习,考试要是不能像以前那样考第一,小姨马上和你拜拜;第二,小姨不能和你结婚的,你以后会遇见另外一个漂亮女孩子,会体会真正的爱情,那时你要忘了现在的事情;第三,这件事千万别和其他人说,被你妈知道我就死定了……你听到了吗?」

  阿乐只感觉眼皮越来越重,朦朦胧胧地说:「我听到了小姨,我全都答应,只要你做我的女朋友……」

  秀岚看着怀里熟睡的阿乐,伸手帮他理理头发,心中泛起万千滋味。林风呜咽,湖水静默,周围还是一个人都没有。她想,也许这是一个错误的黄昏,我是一个坏小姨。不过,有个八岁的小情人的感觉还真有趣。

  阿乐在睡梦中被小姨拉了起来,脑子里一片混沌。直到进了三姨陈秀君的宿舍,看到三姨和一个戴一副黑框眼镜、斯斯文文的年轻人坐在一起时,他的神智才彻底清醒。

  「哦,小少爷光临寒舍。阿明,看茶。」三姨满面春风地指挥着那个黑框眼镜,他果然乖乖地倒了两杯茶来。这就是三姨新交的男朋友吧?阿乐蛮有兴趣地看着这个高大的年轻人,觉得他一身书卷气,果然和才女三姨挺般配。

  「这就是我常对你提起的阿乐,衔玉而生,风流倜傥,最爱在内帏厮混。」
  三姨给黑框眼镜介绍阿乐。她性子幽默,对谁都没什么正经。

  「这位呢,是你未来的三姨夫,本校生物系讲师周志明。」小姨也把黑框眼镜介绍给阿乐。

  阿乐双拳一抱:「久仰大名,幸会幸会。」

  那位仁兄勉强笑了笑,紧张得汗珠子都快下来了。三姨、小姨相视而笑。
  周志明坐了一会便起身告辞,秀君也不留他。秀岚笑道:「哎,棒打鸳鸯两离分,阿乐,快跟三姨陪罪。」

  秀君抿嘴一笑,对秀岚说:「今天就饶过他了,不然还不是大刑伺候。」
  姐妹俩交换了一个暧昧的笑容。秀岚朝阿乐努努嘴,秀君停口不说。

  「三姐,阿乐就交给你了,明早送他去上学。」秀岚对秀君说。

  阿乐依依不舍地说:「小姨,我送送你。」

  「小姨,我舍不得你走。」月光洒在阿乐脸上,照见他眼框中晶莹的泪花,秀岚心中一阵激动。

  她低头亲了亲阿乐的脸颊,笑道:「你是不是怕小姨明天就变心了?」
  阿乐老老实实说是。秀岚伸出小指:「小姨和你拉勾。」

  阿乐破啼为笑,伸出小指和秀岚勾了勾。但还有点不放心,又指着天上一轮明月说:「你要记住,月亮是我们的证人!」

  「你都哪儿学来的?」秀岚一听就乐了。

  「阿乐,今天小姨有没有喂你吃奶?」上床关灯后,秀君把阿乐抱在怀里问他。

  「没有。今天我和小姨清清白白的。」阿乐睁着眼睛说瞎话。

  这个回答让秀君多少有点意外,她接着逗他:「是她誓死不从,还是人多眼杂小猫偷不着腥?」

  阿乐的回答让秀君更意外了:「都不是,我决心洗心革面,为中华崛起而读书!」

  「好孩子,有志气!三姨现在把乳罩解了,考验考验你的志气。」

  阿乐感到两粒圆圆的乳头顶住了自己的胸膛,立刻觉得心里发痒,但仍然说道:「三姨你都有男朋友了。」

  秀君笑道:「我不守妇道可不可以?」

  乳头开始在阿乐胸口来回地蹭,阿乐现在心里不是一般的痒了,但仍然做最后的坚持。他今晚之所以如此矜持,是觉得自己是有女朋友的人了,不好意思对小姨之外的女人太花心。

  这时听到秀君叹道:「这两天不知怎么回事,乳房发涨,一捏就有奶水溢出来。不信你看!」

  她拧亮台灯,坐起来一手捏着一个奶头在阿乐眼前晃了晃,又迅速地关上灯。
  阿乐到此时哪里还忍得住,爬起来,搬过三姨的身子,朝她的胸口重重一口咬下去。

  这一次秀君却用双手护住了自己的双峰,笑道:「去去去,你现在重新做人了,别让你妈说我们老诱惑你。」

  阿乐没费多大劲就搬开她的双手,叼住一个乳头迫不及待地吮吸,同时双掌环绕着她的乳房用力挤压。一分钟后,阿乐抬头大叫:「呸!三姨骗人,哪有什么奶水!」

  「哈哈哈……」两人在被窝里闹成一团。

  第二天一放学,阿乐就百米冲刺直奔校门。因为中午小姨打电话,晚上又要接他出去吃饭。果然,远远就看到一个婷婷玉立的身影,是小姨。

  「小雨又练钢琴去了?」秀岚迎上去问阿乐。

  阿乐撇撇嘴:「对。我中午跟她说当水母阴姬不用练琴,结果她又和我打了一架。」

  秀岚笑道:「小晴又把小雨说了一顿对不对?」

  阿乐得意洋洋地道:「那当然,我大姐怎么会骂我?」

  「我们今天上哪儿?李先生,你拿主意。」

  秀岚先做出个姿态以表示她还没变心。

  阿乐一挺胸脯:「今天绝不回家,也不去三姨那儿了……去公园?太土!哈哈,我想到了——我们去开房间!」

  看见秀岚一副难以接受的痛苦表情,阿乐奇道:「你不会不愿意吧?我是你男朋友耶!」

  一个青春少女带着一个八、九岁的小男孩开房间是不会出什么问题的,没人会想到他们是一对小情人。秀岚从服务生手里接过钥匙时有点想笑。

  打开房门,阿乐首先蹦到床上,欢声道:「好大的床,又软又舒服。」
  秀岚对阿乐刮刮脸:「昨天人家才做了你的女朋友,今天就要陪你上床。没羞!」

  「我们以前也经常上床啊!不过小爷除了吃奶什么都不能干。今天我不是外甥了,我们可以在床上干很多事。」

  秀岚笑弯了腰,「你想干什么?你行不行啊?」

  阿乐张着嘴说不出话来。他的确不行,男女之间真刀实枪的勾当还是他最近获得的知识。半天他才嘟哝道:「再过几天我就九岁了!」

  秀岚把门反锁好,走到床前坐下,笑嘻嘻地问:「阿乐,告诉小姨,你都会些什么?」

  阿乐想了想,说:「我听人说过的,干坏事前要先拥抱、接吻、抚摸全身、插入,最后是……尿尿。」

  秀岚心想:什么叫做尿尿?脸上的笑意更浓了。她叹了口气说,「阿乐,你太小,有些事情你做不来的。」

  阿乐央求道:「我不信。小姨,让我试试看嘛!」

  秀岚非常为难。这个任性的孩子不肯放过自己,难道真的要陪他胡闹?被姐姐知道,还不连命都没了。可是自己答应做阿乐的女朋友,不好意思拒绝他……实际上,她自己也有点想。

  和一个讨人喜欢的小男孩一起性爱是什么滋味呢?她觉得嗓子眼有点干。
  房门已经锁得严严实实,厚厚的窗帘隔开了窗外的人群、灯光和那个秩序分明的世界,粉红色的壁灯正照耀着这个小小的、与世隔绝的空间。阿乐的衣服扔了一地,穿着内裤叉腿坐在床上,眼巴巴地看着自己。

  胡闹就胡闹吧,反正姐姐又不会看见,秀岚露出一个顽皮的笑容。

  她终于鼓起勇气说道:「好吧,小姨来教你!」

  「从接吻开始吧。你和别人接过吻吗?」秀岚问怀里的阿乐。

  「当然。你知道的,我每天都和别人接吻。」阿乐神气地说。

  秀岚俯嘴碰了碰他的唇:「是不是这样?」

  「对啊!」

  秀岚笑了,凝视着阿乐柔声说:「小姨教你怎样真正吻一个女人。阿乐,把嘴张开。」

  说着又贴住了阿乐的双唇。

  阿乐和小姨嘴唇相接,忽然觉得了一条滑滑溜溜的嫩肉伸进口内,灵巧地搅动自己的舌头。是小姨的舌头!他不知如何是好,只有任它百般舔弄。过一会他无师自通,开始热烈的回应小姨的侵入,两条舌头激烈的搅在一起。

  阿乐看见小姨双眼紧闭,美丽的长睫毛就垂在眼前,她的那条小舌头却在自己嘴里欢快的运动。忽然它缩了回去,阿乐等了一会还不见动静,突然醒悟小姨是等自己的舌头回访。它过去了,小姨的口腔果然柔顺地张开,牙齿轻轻咬住不断地啜吸,舌尖抵住了阿乐的舌尖来回摩擦,阿乐感觉自己的津液正源源不断进入小姨的口腔……

  「接吻就是这样子的。」秀岚微笑着对阿乐说。

  阿乐咽了口口水,说:「我会了……接下来呢?」

  秀岚不说话,她想:这个晚上已经不洁净了,干脆就让它彻底淫秽下去吧!
  她站起身来,弯腰从裙子里褪下一条小小的白色内裤,对阿乐说:「过来。」
  阿乐从床头爬到她身边,秀岚微笑着把内裤套在他的脑袋上:「小姨给你带顶帽子。」

  阿乐还有点不愿意,摇了摇头,内裤帽子一晃一晃,皱眉道:「小姨的内裤臭臭的。」

  秀岚笑道:「小傻瓜,身在福中不知福。你知不知道这是小姨身边多少臭男生梦寐以求的事情!」

  说着向趴在腿前的阿乐掀开自己的裙子,红着脸说:「请君观赏!」

  眼前的春光对阿乐来说已不再陌生,姐姐小晴的早就给他看过了。那天晚上小晴在台灯下向他掰开高中生的蜜唇时,他还懵懂无知,但这次却不一样了。美丽的小姨主动脱掉内裤婷婷地站在他面前,双腿略分,自己用手掀开裙角,向他十公分外的眼睛呈露自己乌黑的耻毛和暗红的蜜穴,嘴角边还挂着一丝清纯的笑意。

  一种淫糜的意味正在空气中弥漫开来,他此时还无法全部体会,但心里感觉怪怪的,小小的身体里迅速腾起一股细细的火苗……没人告诉他这是一个八岁小男孩初萌的性欲。

  他趴在床上拨开小姨美丽的花蕾,两根手指探了进去,抬头看看小姨,她正向自己甜甜的笑着,目光中带着羞涩、快乐、怜爱和鼓励。小姨的蜜穴和姐姐的不一样,姐姐狭小得多,略微进内便遇阻碍,再往前姐姐就会极为痛苦地蹙紧眉头;小姨的蜜穴却可以将他的两个手指完全吞没。姐姐的那粒小豆豆浅浅的露在外面;小姨的却要深入的多,也更为肿涨。他还不太明白处女和非处女的区别,但已模模糊糊地感觉到:女人和女人之间,下面生得好像也不全一样。

  阿乐在里面飞快地搅动。有了上次玩弄姐姐的经验,他的手法已颇为老到,揉、捏、按、夹、用指甲轻轻地搔──我们不得不承认,我们的阿乐在这方面是个天才。

  秀岚没想到他小小年纪竟如此厉害,心中就如被千百只蚂蚁同时啮咬一般,蜜水涔涔而下,沾满阿乐的手指,「滴滴答答」掉在地板上。下体传来的快感一浪浪卷起秀岚,又把她重重抛下,她想说:「阿乐住手吧!」

  但又知道内心真正的愿望是:「阿乐,再用力些!再粗暴些!」

  不过她什么也没说,脸色红涨,笔直站在床前,奋力举着深蓝色的裙子。
  终于告一段落了。

  「下面我们做什么?」阿乐笑着问。

  秀岚刚从刚才全身爆裂的激情中回过神来,有点气恼地看着阿乐说:「下面让我看看我的小情人的本钱。」

  她跳到床上,拽住阿乐的内裤,阿乐又笑又跳,还是被她扯了下来。

  「看就看,有什么了不起!」阿乐张开双腿。秀岚望着那个光光溜溜、蚕虫似的软绵绵的小鸡鸡,「噗哧」一笑。

  阿乐气道:「你敢笑我!」

  把手伸进秀岚的裙子内,捏着秀岚的一片阴唇用力一拉,秀岚吃痛,讨饶道:「贵小鸡鸡好威风!好杀气!小女子实在景仰得很……哎呀!」

  裙内的阴唇被阿乐拉得长长的弹了回去。

  闹了一会,阿乐躺在秀岚怀里腻声说,「好小姨,我把小鸡鸡放进你里面去好不好?」

  秀岚叹气:「你不行的。你才八岁多,又没人怪你。」

  「你帮帮我嘛,不试怎么知道我不行?」

  秀岚没办法,只有躺在床上叉开双腿,用手指将阴道口分开。阿乐兴冲冲地骑上去,将小鸡巴往里面乱塞,秀岚也笑着帮他,忙活了一阵却徒劳无功,小鸡鸡在秀岚的花瓣里滑来滑去,可就是进不去。阿乐终于大叫一声,沮丧地倒在床上。

  秀岚想了一想,翻身跪坐在阿乐身上,一手前撑,一手拨开阴唇:「阿乐,你捏住小鸡鸡的前端别动。」

  阿乐听话地擎住小龟头,秀岚身子缓缓下坐。成功了!阿乐的龟头终于深入到小姨温暖的蜜穴中。虽然只探进一小部份,但八岁的阿乐终于初尝了肉棒被肉壁亲密包围的快美滋味!

  秀岚一只手撑床跪在阿乐身上,一只手扶住阿乐的阴茎。四目相交,两人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。阿乐腾出手伸入秀岚的上衣,大把大把地揉搓她重重下坠的乳峰(秀岚的杯罩也解下了,上衣偏偏不脱。嘿嘿!),秀岚的大眼睛温柔地注视着她,时时俯身轻吻阿乐。

  下面的发展很有戏剧性。秀岚用的是一种很费力的姿势,手臂和双膝越来越麻,到后来身子一软倒了下来。大家可以想像出会发生什么事:阿乐一声惨叫,他的小鸡鸡被压扁了。

  秀岚一连串「对不起」,爬起来查看阿乐的伤势:小鸡鸡上还沾着自己的淫液,被肉壁擦得微微红肿,在灯光下闪着可爱的光泽。阿乐的第一次真正的性行为就不幸负了伤!秀岚抬头看看哭丧着脸的阿乐,心里颇有些歉咎。忽然间她有了主意,秀岚俯嘴下去,轻轻含住了阿乐的小小阴茎,眼睛望着阿乐,眉眼间全是笑意。

  阿乐被眼前的变化惊呆了,自己的鸡巴深入到小姨温暖的口腔,被小姨正轻柔地吮吸、舔弄,麻趐趐的感觉从尿道口传来,小姨正用舌尖灵巧地摩擦那里。
  接着,小姨吐出鸡巴,伸出尖尖的小舌在龟头上擦来擦去,目光依然甜蜜地望向阿乐。

  其实秀岚也从来没帮人口交过,今天为了补救自己的错误,决心给阿乐更周到的服务,吸他的小鸡巴,心中其实有种悲壮的献身感。但是一种奇妙的想法逐渐占据了她的心灵,她正舔着一个八岁小男孩纯洁的鸡巴!这实在是件幸福的事情!这个想法让她的快乐不可抑止。

  让阿乐看到一个淫秽的小姨吧!小姨愿意为你做最羞耻的事情!下身的蜜水又流出来了,她一边舔弄,一边忍不住蜷起身子,伸手爱抚自己的私处。发现阿乐正注视着自己的动作,她干脆把裙子撩开,让阿乐清楚地看到自己手指在裂缝里的进出。

  阿乐靠床坐着,有点惶惑地看着这刺激的场面。小姨一边舔吸自己的鸡巴,一边疯狂地抚弄她自己的深红色蜜穴,口水顺着自己的鸡巴流到了阴囊,淫水却从她飞快搅动的指间渗出,一滴滴掉在清洁的床单上。小姨的小嘴是世界上最珍贵的蜜壶,酿满美妙的琼浆,此刻却带着迷醉的表情,为自己的鸡巴做最细致的清洗。

  目光下移,发亮的耻毛在小姨指缝里抖动,充血的阴唇张开了嘴,吐出一串串清亮的粘液。这就是性爱的高潮来临吧?爱恋变成了激情,激情变成了火焰,火焰把小姨变成了一头美丽的母兽,阿乐感觉自己也被这火焰点燃了,尾椎阵阵紧缩,忽然有了种想尿尿的感觉。

  他想提醒小姨把嘴巴移开,但是来不及了,一股尿水从下体冲出,射进了小姨的口腔里。小姨连忙吐出鸡巴,剩下来的水箭打在她的头发上、眼睛上、衣服上……

  (阿乐和小姨的故事就讲到这儿吧。篇幅实在太长了。主人公有那么多的亲戚,每一个都这么写,非把我累死不可。)

               (待续)